临床研究
抗甲状腺药物及联合左甲状腺素(LT4)治疗Graves病对甲状腺刺激性抗体和甲状腺刺激阻断性抗体的影响
中华内分泌代谢杂志, 2017,33(08) : 662-667. DOI: 10.3760/cma.j.issn.1000-6699.2017.08.007
摘要
目的

观察抗甲状腺药物(ATDs)治疗Graves病过程中,甲状腺刺激性抗体(thyroid stimulating antibody, TSAb)及甲状腺刺激阻断性抗体(thyroid stimulating blocking antibody, TSBAb)的变化,以及联合左甲状腺素(LT4)对TSAb及TSBAb的影响。

方法

运用纯化的重组Trxfus.TSHRn、Trxfus.TSHRc蛋白为抗原,使用ELISA技术检测患者血清甲状腺受体抗体(TRAb)-N(以TSAb为主)、TRAb-C(以TSBAb为主)水平。回顾分析117例TRAb-N(+)的Graves甲状腺功能亢进症(甲亢)患者ATDs治疗36个月中TRAb-N和TRAb-C的变化。ATDs治疗过程中,根据是否联合LT4分为两组,观察TRAb-N、TRAb-C的变化。

结果

(1)117例TRAb-N(+)Graves甲亢患者TRAb-N变化趋势不同。Ⅰ 组:10例患者持续TRAb-N(+)且TRAb-C(-),甲亢缓解率0%。Ⅱ组:17例患者TRAb-N变化复杂、反复波动,甲亢12例复发、5例缓解,甲亢缓解率29.4%。Ⅲ组:89例患者TRAb-N逐渐转阴,甲状腺功能15例复发、74例缓解,甲亢缓解率83.1%。卡方检验3组间有统计学差异(P<0.01)。(2)ATDs治疗中,根据是否联合LT4分为2组,A组联合治疗组(41例);B组:单一ATDs治疗组(76例)。基线、3个月时,TRAb-N在A组与B组两组间比较均有统计学差异(P<0.01)。其他各组之间没有统计学差异。治疗30个月,TRAb-C在A组与B组两组间比较均没有统计学差异(P>0.05)。

结论

TSAb、TSBAb的检测对于确定TRAb的功能,预测甲状腺功能变化是有意义的。ATDs治疗Graves病程中,暂时、早期小剂量应用LT4未明显影响TSAb和TSBAb。

引用本文: 杜晓明, 李宁, 方佩华. 抗甲状腺药物及联合左甲状腺素(LT4)治疗Graves病对甲状腺刺激性抗体和甲状腺刺激阻断性抗体的影响 [J]. 中华内分泌代谢杂志,2017,33( 08 ): 662-667. DOI: 10.3760/cma.j.issn.1000-6699.2017.08.007
正文
作者信息
基金 0  关键词  0
English Abstract
评论
阅读 0  评论  0
相关资源
论文 | 视频

版权归中华医学会所有。

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本刊文章,不得使用本刊的版式设计。

除非特别声明,本刊刊出的所有文章不代表中华医学会和本刊编委会的观点。

自身免疫性甲状腺疾病治疗过程中,抗甲状腺药物(anti-thyroid drugs, ATDs)及左旋甲状腺素(levothyrocine, LT4)对甲状腺功能的改善,可同时伴有促甲状腺激素受体抗体(thyrotropin receptor antibody, TRAb)的浓度改变,甚至是甲状腺刺激性抗体(thyroid stimulating antibody,TSAb)和甲状腺刺激阻断性抗体(thyroid stimulating blocking antibody, TSBAb)之间的相互转换。TRAb的这两个种类引发不同的临床综合征,TSAb与TSHR结合后模拟TSH的作用,通过激活腺苷酸环化酶-环磷酸腺苷(AC-cAMP)通路,刺激甲状腺滤泡生长和甲状腺激素合成、分泌,导致甲状腺功能亢进(甲亢)。TSBAb与TSHR结合后可阻断TSH对甲状腺的刺激作用,可引起甲状腺功能减退(甲减)的发生。我们通过实验室建立的人血清酶联免疫吸附(ELISA)技术[1,2,3],回顾观察了抗甲状腺药物及治疗过程中LT4对于TSAb及TSBAb的影响。

 
 
展开/关闭提纲
查看图表详情
回到顶部
放大字体
缩小字体
标签
关键词
甲状腺刺激阻断性抗体
左甲状腺素
甲状腺刺激性抗体
抗甲状腺药物